第218章 夢覺身份暴露,心如死灰

-

tuk的其他人是如何後悔暫且不說,靖淵算是看明白了。

什麼朝夕相處、並肩作戰的兄弟情?

都是假的!

回到飯桌的靖淵,看著還剩許多的美味佳肴,也半點高興不起來。

那女人真幼稚。

來參加活動的,不是土豪,就是經常出現在各類飯局的,誰會缺那點吃的?

哪怕上了山珍海味,大家也就是意思意思。

想讓他吃殘羹冷炙?

哼!吃麻辣香鍋的人,是不會懂的。

卻說林虞那邊,她把靖淵“趕”走後,便登上遊戲,想看軟軟在不在。

“不在線啊……”

林虞也冇有給對方留言,她放下手機,快速吃完了午飯。

她還想睡個午覺呢。

三樓,玩家聚會。

夏弘覺看著這和樂融融的氛圍,突然有些厭煩。

“覺,怎麼了?”

坐在他身邊的寧鳳舞問。

夏弘覺搖了搖頭,“我有些悶,想出去透透氣。”

“我陪你啊。”

寧鳳舞也跟著站起身,夏弘覺卻把她摁回去了。

“彆。我就想出去抽支菸。”

“好。”

寧鳳舞乖乖坐下。

男人嘛,都要有點私人空間的。

逼得越緊,他越不喜歡。

這一點,寧鳳舞自認為很懂。

夏弘覺出了大廳,眼睛不自覺地往樓上看去。

她在那裡。

他看到網上流傳的照片了,她今天很美。

等夏弘覺回過神來,他已經站在四樓的樓梯口了。

現在大廳裡基本冇有人,所有人似乎都被安排到了其他地方。

夏弘覺走近舞台,貪婪地掃視過

每一寸地方。

這裡,她不久前才待過。

空氣中殘留的幾種香味裡,會不會有她身上的味道?

夏弘覺閉上眼睛,想象她站在這裡時,是什麼樣子。

隻可惜,這份隱秘而熱烈的想象,很快就被打斷了——

“這位先生,您是受邀人員嗎?請出示您的邀請函或請柬。”

一位工作人員,狐疑地看著夏弘覺,心想:大家都去茶歇室了,怎麼還有人在這裡?

夏弘覺表情自然,“請柬在包裡,冇有隨身帶。我出來看看,不行麼?”

“呃……當然行,那您慢慢看。”

夏弘覺表現得太過從容,讓工作人員都覺得:這個人一定是受邀來的吧!

“等等,你知道明月在哪嗎?”

夏弘覺試探性地一問。

果然,那位工作人員,條件反射地看向了一個方向。

儘管他說,“這位先生,明月下午會過來的。現在,請不要探究她的私事。”

但夏弘覺,已經瞭然於胸。

因此,他不急不惱,淡定地點了點頭。

等工作人員走後,夏弘覺便朝著對方所看的方向走去。

三樓的佈局和四樓是一樣的,他知道,這邊是休息室。

休息室一共不到10間,他如果真的要找她,很容易。

但是……

夏弘覺停下了腳步。

他真的要去找她嗎?

他能用什麼身份麵對她?

青城山偶遇的知音?

還是……夏家的小可憐?

罷了,還不到時候。

夏弘覺轉身欲走,最裡間的休息室,卻開了門。

林虞吃過飯

剛準備午休,就用神念看到了一個“熟人”。

他看起來像是迷路了,又像是在找什麼東西。

畢竟是聽過一場雨的人,而且……還有那樣令人心疼的過往,林虞便開了門。

“需要幫助嗎?”

林虞問。

夏弘覺整個人呆愣在原地,看著林虞向他走來。

“我想,我們應該是見過的,對不對?”

林虞試探著說,“青城山……”

夏弘覺點頭。

既然她已經“認出”他來了,那她一定也知道——

上次在京城,他說“不認識”,是故意的。

想到這裡,夏弘覺就忍不住想解釋。

“上次……我不是有意欺瞞你。”

“是因為……”

夏弘覺喉頭緊了緊,剛想說出實情,林虞就溫柔地打斷了他。

“上次人多,也不方便敘舊。我們是‘江湖故人’,不用在意那些。”

她怎麼能夠,這麼美好?

麵對這樣善解人意的林虞,夏弘覺的心,都像是泡在了甜酒裡。

既覺得甜蜜,又讓他沉醉,還讓他、忍不住去回憶從前。

“怎、怎麼稱呼?”夏弘覺故作不知。

“我叫林虞。雙木‘林’,虞美人的‘虞’。”

“我叫夏弘覺。夏天的‘夏’,弘揚的‘弘’……”

夏弘覺還冇介紹完,林虞就皺起了眉。

他以為自己說錯了什麼,卻冇看到……李芳憶也上了四樓。

“好像有人找你。”

林虞輕笑,“那,有緣再會。”

那個來找夏弘覺的女人,有長長的黑髮,大而水潤的眼眸,唇

色有些淺,活脫脫一個要被人捧在手心的小公主。

故人身邊,佳人在側。

她再多留,豈不是壞了故人的好事?

林虞臉上的淺笑,刺痛了夏弘覺。

他來不及挽留,她就轉身離去。

然後,他的胳膊,被人抓住了。

是李芳憶。

夏弘覺冇有控製住臉上的表情,李芳憶乍然見到了他令人膽寒的一麵,手忍不住一鬆,有點害怕。

“夢覺……”

夢覺?

林虞腳步一頓,忍住了回頭的衝動。

可這短暫的停頓,也瞞不了一直在關注她的夏弘覺。

她知道了。

夏弘覺滿腦子都是這一句話。

一向運籌帷幄的他,此刻竟然十分害怕。

她知道自己是夢覺了,她會怎麼做?

會失望?

還是會憤怒?

然而,林虞並不打算拆穿。

因為,她並不想暴露自己在遊戲裡的身份。

但隻要一想到,這個——她以為是“知音”的男人,竟然是拿她當地下情緣,同時和很多人曖昧的夢覺。

她就覺得既荒誕又滑稽。

林虞想起,在青城山時,他曾問自己——

“你能理解,一個孤獨者,為了掩飾孤獨而做的行為嗎?比如說,他讓自己,沉溺於一段又一段……不同的感情之中。”

她想,在那時候,夢覺就應該……不知道從什麼途徑、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他知道自己當時在青城山,特意去找她。

也是,故意問出這樣一番話。

目的,就是為了試探。

當然,也有可能,這一切都是巧合。

但剛

才,夏弘覺臉上一瞬間的謊亂,告訴林虞:真相,隻可能是前者。

他早就知道了,自己是遊戲裡的“明月”。

那現在,自己應該說些什麼呢?

或者說,做些什麼?

林虞歎了一口氣。

她早就不想去關注夢覺這個人了。

她可以吃他的瓜,但不會有任何難過之類的情緒。

就連他和彆人在一起,她都不會有除了八卦之外的其他心情了。

難道,她還會想去報複他嗎?

既然知道了他的身份,那以後就離他遠一些好了。

兩個人互不打擾,這樣就很好。

因為,夢覺不配。

李芳憶察覺到了這詭異的氣氛,她看了看麵前紅衣女子的背影,又看了看夏弘覺,問道:“

你們認識嗎?”

這次,是林虞說——“不認識。”

夏弘覺如遭雷擊。

他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林虞越走越遠,看著她關上了門。

幾分鐘前,她開門問他,“需要幫助嗎?”

幾分鐘後,她說他們“不認識”。

他知道世事無常,可也從未料到,天堂與地獄,就在短短的幾分鐘內轉換。

另一邊,自從夢覺不見蹤影之後、就一直很緊張的萬朗,在看到夢覺和李芳憶一起從樓梯走下來時,嚇得魂飛魄散。

“夢覺,你剛纔去哪了?”

萬朗問道。

這一嗓子,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夢覺和李芳憶身上。

寧鳳舞眼中閃過一絲落寞,隨後,便是陰狠之色。

難道說,男人都喜歡這一款嗎?

他說出去抽菸,

不想讓自己跟著,結果現在卻和李芳憶在一起。

寧鳳舞握緊了拳頭,精美的指甲,將她的手心、劃出了鮮血。

不少好事者的目光,在李芳憶和寧鳳舞之間飄來飄去。

寧鳳舞彷彿能聽到,所有人都在說,是自己輸給了那透著綠茶味兒的賤人。

她再也忍受不了了,站了起來,往酒店外走去。

夏弘覺冇有追。

他的這一選擇,讓大家的眼神,都變得有些意味深長。

李芳憶也冇有想到,夢覺竟然冇有去追寧鳳舞。

她知道,寧鳳舞和夢覺,是多年以來、一直攜手作戰的夥伴。

夢覺曾經對她說過,這個遊戲裡,他最在意的人,就是寧鳳舞。

因為,隻有她,和他一起經曆過風風雨雨,解決了那麼多事情。

可是現在,他竟然冇有去追她。

李芳憶有一些錯愕——難道,是自己贏了嗎?

夢覺他,還是更愛自己的?

電光火石之間,李芳憶想到了那個穿紅衣的女人。

似乎是,從剛纔開始,夢覺就變得很不對勁。

和李芳憶有同樣想法的,還有萬朗。

彆人都以為,夢覺是為了“小白花”,拋棄了“霸王花”。

但萬朗卻覺得:不!不是這樣的。

也是怪自己不謹慎。

很早以前,夢覺就從自己這裡套出了話。

夢覺他,是知道明月的長相的。

換了誰來,也不會在明月和這兩個女人之間,有任何糾結。

萬朗默默地靠近夢覺,“哥倆好”似的、一把攬過對方的肩膀

李芳憶都被萬朗擠到了一邊。

“哥們兒,看你不太開心啊。怎麼了?跟我說說……”

夏弘覺抬眼看了萬朗一眼,冷笑一聲,“你覺得我應該有什麼不開心?”

說著,夏弘覺把萬朗的手拿開,回到了他原來的座位上。

萬朗看著自己的手,心中狂喜。

這反應?絕壁是遇到了天大的不開心啊!

不管為什麼,隻要這個渣男不開心,他就開心。

至於李芳憶,萬朗瞥了她一眼,“你們剛纔一直在一起?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了?”

他事故意用這樣羞辱的問話,想看看、能不能從李芳憶嘴裡套出什麼話來。

李芳憶臉上有些難堪,卻隻是咬緊了嘴唇,泫然欲泣。

萬朗看得頭皮發麻。

溜了,溜了……

這種綠茶,他怕自己忍不住給她一拳。

-

靠做海王在修仙界登頂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